Onikiri

他们相爱,到死为止。

编号89757

源于b站同名勋兴视频脑洞的产物
————————————分割线————————————
3025年

又是一个本应闲暇的周末,可是……
 
“啊——”为什么好不容易才有的一个周末休息时间要用来打扫卫生!张艺兴大吼完颓然的倚在了墙上,眼神充满不甘死死盯着在厨房忙前忙后的那抹高大的身影。
 
那身影被突如其来地怒吼吓得一顿,赶忙转过身子,正好撞见了那眼神,又是一惊。朴灿烈赶忙扔下手中还没清洗的布满了一层薄灰的盘子,摘下手套,小跑到张艺兴身边,伸出手臂,抱着他,用温柔的语气说:“这不是我们两个人都太忙了嘛,刚搬到新房子也没来得及收拾,趁着这个难得的周末当然要赶紧收拾收拾了,要不然你想一直住在布满了灰尘的房子里吗?乖,不要闹脾气了昂~你先休息,剩下的我来做就好了。”语罢,朴灿烈低下头轻轻吻了吻正在闹脾气的爱人头顶上可爱的发旋。
 
“那怎么可以呢,只有我一个人休息……”张艺兴听到头顶处传来的低音炮般温柔的声音,脸上渐渐出现了淡淡的红晕,连回答的声音也像小猫一样哼唧唧的,“我就是因为最近太累了,才忍不住发牢骚的。这几天公司的业务越来越多了,手下的员工也总是抱怨……而且好久都没和你好好享受周末了……”
 
“啊,你那个部门是公司的核心部门,最近又是最忙的季度,难免忙了些,辛苦你了,兴兴。”朴灿烈边说边用手轻轻抚摸着张艺兴因撸起袖子而露出的光滑细腻的手臂肌肤。
 
“我才不辛苦,底下还有很多人共同协助,倒是你,不光总公司的决议你要审核,连那些分公司出现的大问题都要你处理,你都三天没休息了,我的总裁大人!要不是Cindy姐告诉我,我都还被蒙在鼓里呢!”张艺兴越说越气,这人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听Cindy姐说的时候真的心疼死了。说罢,张艺兴伸出白皙的手,使劲扭了扭那只在他手臂上游走的“咸猪手”。
 
“呀,好疼,你怎么能谋杀亲夫!”朴灿烈迅速缩回了“咸猪手”,放开了怀中的张艺兴,傻气地大叫着,“我这么辛苦你昨晚也不满足我,(嘤~)我都好几天没碰你了,想的紧~”
 
“我是想让你好好睡个好觉好嘛!”张艺兴听见朴灿烈这么露骨的话,脸上刚刚退去的红晕又爬上了面颊。张艺兴伸出手,作势要打朴灿烈。
 
朴灿烈连忙向后躲,边躲边理直气壮地说:“夫夫之间多做运动才有助于睡眠!呀,别打了,我错了,兴兴大人!”
 
张艺兴实在是受不了他这厚脸皮又不爱惜自己的样子,一路追着他从一楼客厅打到二楼阳台又回到一楼厨房。
 
朴灿烈见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赶忙回身求饶,脸上表情之诚恳加上一头早晨起来没有来得及打理的卷毛,像极了一只大型泰迪犬。
 
“噗—哈哈 咯咯咯咯咯咯。”张艺兴停下追逐的脚步,扶着厨房的墙壁笑到直不起腰。
 
朴灿烈听着张艺兴魔性的笑声,一脸的莫名其妙,刚想问其缘由,只见一只白白嫩嫩
的手伸向了自己的头顶。
 
张艺兴费力地踮起了脚跟,用手轻轻抚摸着朴灿烈头顶上柔软的毛茸茸的又蓬松的头发,再配上此刻温柔无害的露出了小酒窝的甜蜜的笑容,像极了给自家爱犬顺毛。当然忽略身高的话,是的。
 
朴灿烈狐疑地用余光瞥见了玻璃门上映出的这“和谐”的一幕,顿时明白了什么,快速用手抓住了见势不妙想要抽走的罪恶之爪。
 
张艺兴想逃,朴灿烈哪里肯放过他,用力一扯,把张艺兴抱了个满怀。朴灿烈低下头,用嘴朝着张艺兴的脖子一阵猛吹。
 
张艺兴哪里受得了这个,脖子可是他最敏感的地方。一眨眼的功夫,整个人都变成了粉红色。
 
“啊——我错了,我错了,不要吹了,不要啊——,我,我错了,太痒了,咯咯,哈哈,不要了,放手呀,朴灿烈!”
 
朴灿烈哪里肯放手,越吹越起劲。
 
最后张艺兴整个人都软在了朴灿烈的怀里。
 
朴灿烈看着怀里软成一团的粉红色的人儿,眼底里是止不住的温柔。
 
渐渐清醒的张艺兴感觉到全身都酥麻麻的,又难受又舒服,在朴灿烈的怀里缓了缓,才慢慢抬起头向上看去。刚刚嬉闹玩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水雾,本就漂亮的双眸越发的楚楚动人,还没彻底缓过劲的无助感又让人倍加怜惜。
 
朴灿烈看向张艺兴的眼神也在不觉中染上了火热的情欲。
 
张艺兴被这火热“灼伤”,难得的迅速清醒了过来,眼中的雾气也渐渐消散了。但是朴灿烈却觉得张艺兴的眼睛变得更真切的了,看向自己的视线溢满了对自己毫无保留的爱恋。
 
朴灿烈慢慢收紧环着的手臂,缓缓低下头,眼神中的情欲再也难掩不住。
 
张艺兴了然,伸出手臂,攀上了朴灿烈的脖颈,就这样暧昧地挂在了他身上。相爱之人之间无需多言。得到回应的朴灿烈也不再犹豫,与张艺兴的双唇紧密贴合。
 
张艺兴的双唇生的极好,饱满又水润,特别适合接吻。朴灿烈却不着急进入,伸出舌头轻轻舔舐着张艺兴的唇形,又用牙齿轻轻撕咬慢慢研磨着饱满的下唇。本就红润的双唇变得更加红艳,有一种说不出的诱惑。
 
朴灿烈抬起头,颇为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
 
而张艺兴的双眸因情欲又染上了一层水雾,变得含情脉脉。
 
朴灿烈轻笑,又迅速低下头,不再挑逗,直接伸出舌头攻城略地。
 
张艺兴只能伸出舌头弱弱地回应着朴灿烈猛烈地攻势。同时收紧双臂,防止自己绵软的身体真的滑下去。
 
缠绕,逃离,追捕,这场充满爱欲的吻赫然变成了一场猫抓老鼠的游戏。
 
感觉到怀中人儿的挣扎,朴灿烈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爱人的双唇。
 
朴灿烈看着怀中还没缓过神来的爱人轻轻笑出了声,手还不老实地顺着张艺兴体恤衫的下摆伸了进去,轻抚着那光滑细腻的后背。
 
“你,你把手拿出来!不是说好的打扫卫生的吗?!喂!”张艺兴缓过神后就感受到了在后背游走的那只手,赶忙惊呼着想要挣脱朴灿烈的怀抱。
 
“不用打扫了,刚刚想到昨儿边伯贤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家开发的智能仿生机器人完成了,问我要不要试用一下。我答应了,今天下午我们就去他公司挑个机器人回来。以后就不用占用难得的周末休息时间打扫卫生了,连保姆也不用请了,你觉得怎么样?”朴灿烈连忙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张艺兴,还愈加收紧了手臂,不让张艺兴挣脱。
 
“真的吗?那太好了,仿生的,是不是和人类长得一样啊?”张艺兴来了兴趣,停止挣扎,求知的双眼渴望着看着朴灿烈。
 
“除了没有人的感情,其他的就和人类一样,几乎真假难辨。我是听边伯贤这么说的,下午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嘛。”朴灿烈边说边把张艺兴横抱起来,向着二楼卧室走去。
 
“灿烈,你,你给我停下。这是白天,白天呀!”张艺兴感受到了朴灿烈的意图,更加猛烈地挣扎。
 
“白天怎么了,我憋了那么久,睡觉也睡好了,不做点什么有意思的事,多浪费美好的周末时光呀,是吧,兴兴~”朴灿烈厚脸皮的笑着看向张艺兴说。
 
“你,你个不要脸的大坏蛋,快放我下来!”张艺兴刚想咬朴灿烈的肩膀,卧室就到了。
 
朴灿烈不顾怀里人地挣扎,温柔地放下张艺兴,深情地对视着,然后弯下身子,侧着头慢慢地贴上了张艺兴的嘴唇,忘情地吻着。
 
张艺兴也被撩起了欲望,也不再挣扎,伸出手臂,环上了朴灿烈的腰,热情地回应着。
 
两个人,从站着慢慢移动到了床上。衣衫尽褪,只见两具痴缠的身体,一室旖旎……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