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ikiri

他们相爱,到死为止。

迷雾散尽 生路篇

第六章

“你这店是不想开了吗?叫你们这里的头牌过来。你这些都什么货色,滚远点!”一个脸上有着刀疤的健硕的男人大声呵斥着这家店里的服务生。

“就是,没看我大哥生气了吗?快把你家的漂亮的找来,别拿这种货色糊弄!”一旁的小弟也仗着胆子喊道。

“是是是,这就去,你们先消消气。”被呵斥的服务生瑟瑟发抖地连声回应着。

边伯贤在不远的吧台处悠哉地喝着小酒,饶有兴致地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过了一会儿,店里的主事走了过去:“不知这位大哥喜欢什么样的啊?我好给你挑选啊。”

这位刀疤男沉思了一会儿,悄悄附在主事的耳朵旁说:“我要找个体力好的俊的,好犒劳犒劳我手下。”

“这...”主事面露难色,但是碍于他的势力强大又不敢轻易拒绝。

“嗯?台上那个,对,就你了,下来!”刀疤男忽然看到台上正在唱歌的金钟大,大喊着让他过来,“那是你们店里的人吗?”

主事一看是金钟大犹犹豫豫地说:“是,但他只是负责唱歌...”

“是你们店里的就好了。就他了。”刀疤男拍了拍主事的肩膀开心地说。

“你好,我只是这个店里的驻唱,没有其他的服务,对不起。”金钟大走下来对着刀疤男客气地说。刚才刀疤男声音这么大,金钟大自然知道他叫自己下来是什么事,看来他的势力很大,还是客气拒绝吧。

“不行,你怎么就不能有其他的服务了。你在这种店工作就被讲究你的那套了,床上还不都是和那些MB一个样。”刀疤男不容金钟大拒绝,伸出手就要拽金钟大上楼。

“等等。你看我这样的能陪你吗?”本来在一旁看热闹的边伯贤一看自己的室友金钟大被牵扯进来了,连忙拨开人群上前阻止。金钟大怎么能让这种人玷污,自己本来就是个MB,伺候一晚这个刀疤男也没什么。

“哟,这个还漂亮啊。可以啊,就你了,上楼吧,美人。”刀疤男一见到边伯贤立马把手伸向了边伯贤。

“别担心我,没事的。”边伯贤擦过金钟大的时候低声说道。

金钟大没有办法,边伯贤本来就是个MB因为一直被孙默包养着便也忘了边伯贤以前就是吃这碗饭的。自己在边伯贤心里也就是个发泄欲望的工具吧。

“金钟大,这...我还没来得及给边伯贤说...这...他今晚不止伺候那个刀疤男,还...”主事吞吞吐吐地小声说道。

“你说什么!边伯贤他,不止一个男的!”金钟大听到主事的话,难以置信盯着主事,并用手捏着主事的肩膀。

“是...是的。”这个主事也并不是店里的老板,发生这样的事也让他手足无措。

“你怎么现在才说!可恶!伯贤他!”金钟大焦急地吼着主事,连忙向楼上跑去,就算得罪那个男的也不能让边伯贤承受这种事!


边伯贤跟着刀疤男进了楼上的一间房,刀疤男难掩兴奋一把把边伯贤推到床上。边伯贤虽然心里不舒服但是身为MB就要尽职尽责。

看来自己是很久没有被人强迫着服务了,呵呵,都忘了自己的本来面目了......

“对不起,能不能让你的这些手下离开啊。我只负责给你一个人服务。”边伯贤偏过头时发现这个刀疤男的手下都色眯眯地看着自己,并没有要离开房间的意思,便耐下心贴着刀疤男的耳朵暧昧地提醒道。

“美人,今天我这些有功的手下也有份的,你伺候好我,也要好好伺候他们。今晚保准让你爽的。”刀疤男毫不在意地继续亲吻着边伯贤的肩膀。

“什么!”边伯贤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连忙用手推拒着刀疤男的动作,“我不提供这样的服务,你要是执意这样,对不起,我要离开了。”

“到嘴的美人怎么会让你跑呢?老老实实伺候,绝对让你舒服。你不是本职就干这个吗?装什么清高!”刀疤男钳住了边伯贤试图推拒的双手,毫不客气地撕扯着边伯贤的衣服。

“放开我啊!滚开!滚开!”边伯贤更加用力地挣扎,刀疤男见边伯贤不识抬举反手就是一巴掌扇到了边伯贤的脸上。

“闭嘴,再给我挣扎我这就让我的手下折磨死你!”刀疤男恶狠狠地吼道。

边伯贤丝毫不被刀疤男的语气吓到,只一心想逃离这里。

“你们几个,给我好好教训这个MB,让他明白自己到底是干什么的!”刀疤男耐心耗尽,朝自己的手下下了命令。

“是,一定好好教训!”刀疤男的这几个手下早就蠢蠢欲动了,立马上前钳住了边伯贤挣扎的身体。

“美人,不听话是没有好果子吃的。让哥几个好好教你怎么做人。”这几个手下立马伸出了手上下抚摸着边伯贤滑嫩的肌肤。

“我会让你们后悔的!”边伯贤挣扎地双眼都充满血丝,手腕脚腕全是淤青,在白皙的皮肤上异常的扎眼。

“哈哈,哥几个好怕啊,哈哈哈哈。”几个早被欲望冲昏头脑,丝毫不为所动,更加变本加厉地侵犯着边伯贤的身体。

边伯贤突然感到身体内部一阵爆裂般的疼痛,从前几天身体就有了这种感觉,看了医生也没查出什么毛病,可是现在的疼痛好像身体就要炸开。

“啊啊啊!”边伯贤难受的身体都渐渐抽搐着,金黄色的线条从边伯贤的脚腕像游蛇一样蜿蜒着爬向边伯贤的脖颈。

“这,怎么回事?”本来还钳制着边伯贤的几个男人都被面前的景象弄得不知所措。

“啊啊啊!我的手,啊!!!”一个男人的手还从边伯贤的腰上没有收回,一不小心触到了那条金黄色的线,立马手指尖处也出现了金黄色的线条,只不过与边伯贤不同的是,金黄色的线条逐渐分裂,所到之处皮肤立马撕裂开,不一会儿这个男人便像灰烬一样消失了。

“什么!快离远点!”刀疤男立马把还在愣住的不知所措的手下拉回到后面。

金黄色的线条蜿蜒到边伯贤的脖颈处便消失了。躺在床上的边伯贤渐渐感到身体不再疼痛了,而且全身充满了力量。
边伯贤疑惑不已,慢慢用手撑起了身体,被粗暴撕裂的衣服堪堪遮住边伯贤漂亮的身躯,一副无助的模样就像是坠入人间的天使。

边伯贤抬起了修长白皙的左手,一束菱形的的光刃在边伯贤手掌上方悬浮跳跃着。

刀疤男见事态不妙,想朝门口移步。

“你个**,你把伯贤怎么样了!”金钟大急急忙忙冲上楼上,找了很多房间,忽然听见了最尽头的房间里传出的喊声,立马跑过来查看,果然那个刀疤男就在房间里,还想从房间里逃跑,便立马拦住刀疤男一行人的去路,又急急忙忙转头看向床上的边伯贤,却看到这个不可思议的情景“伯贤?你怎么了?”

边伯贤没有回话,本来紧紧盯着手中光刃的漂亮的下垂眼突然看向了正欲逃走的刀疤男。

刀疤男突然感到自己的身体无法行动了,胸口一阵撕裂的疼痛。

边伯贤冷冷地扫视了众人,左手轻轻一挥,细长的光刃迅速朝向刀疤男飞去,突然光刃在空中分裂开,数条光刃呈一条直线射向了刀疤男及他的手下。

除了金钟大,其他的所有人全部胸口喷出血水,纷纷倒地,双眼漏出惊恐,到死都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血液像细流一样流到了站着的金钟大的脚边,金钟大并没感到惊慌,大步朝向呆坐在床上的边伯贤走去。

“钟大,我这是...怎么了?”边伯贤抬起头一脸迷茫地看向已经站在床边的金钟大。

“恭喜你,伯贤。终于让我找到你了,光系的异能者。”金钟大笑着看向边伯贤,并没有回答边伯贤的问题。


自己得到指令说在这间酒吧里探测到了后天异能即将觉醒的波动,让自己务必要带这个人回来,可是酒吧里鱼龙混杂,寻找过程无异于大海捞针,万万没想到自己千辛万苦要找的异能者就是自己的室友边伯贤。还是自然系的光系异能者,算不算赚到了?


“伯贤,接下来你就要踏入另一个同样黑暗的世界了。换好衣服,跟我来。”金钟大转过身,快步朝门外走去。

金钟大知道边伯贤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只是一时半会儿回不过神,让他自己缓缓一会儿,自己只需要从外边等着他就好了。

“可以了,钟大。带路吧。”边伯贤走出房门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看向倚在门口的金钟大镇定地说道。

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只是没想到边伯贤的适应速度比自己预想的还要快,看来边伯贤以后会是个狠角色啊。

“嗯,不错嘛。走吧。”金钟大直起身,擦过边伯贤的肩膀朝楼下走去。



我可以不用只当个MB了...既然,上天给了我改变的机会,那我就要牢牢抓住了。哪怕这条路需要用血来铺设,我也会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已经肮脏的自己,已经不怕堕落了。

只是可笑的是明明在黑暗中苟且偷生了这么久的我,竟然是光系的异能,也不知道将来的某一天自己会不会被光明灼伤......




未来说都说不清楚,被光明灼伤的伤口,或许会被一只善良的独角兽治愈也说不定嘛。

边伯贤,你本不应该蛰伏于黑暗,而光明就是对你的最直接的救赎.....

————————————————————————
后面一定会是all兴的,相信我( ̄▽ ̄)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