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ikiri

他们相爱,到死为止。

迷雾散尽 生路篇

第二章

男孩艰难地拖着受伤的身体回到了所谓的“家”,简陋但是有弟弟在,那就是最温暖的家。

望着床上依旧昏迷不醒的弟弟,吴亦凡再也忍不住蹲下身抛头痛哭。

“世勋啊,是哥哥无能,求求你,快点醒过来吧。”

吴亦凡突然想到了怀里的药水,急忙掏出瓶子,因为长时间在怀里抱着,药水依旧温热了。

吴亦凡走到用破棉絮破布铺成的地铺旁边,蹲下身,抱起躺着的弟弟,让他依偎在自己的怀里,左腿支撑着弟弟的后背,左手固定着弟弟的头部,瓶口边轻轻敷在弟弟的嘴唇上。

“世勋呐,喝药了,张开嘴。”吴亦凡轻轻地在吴世勋的耳边哄着。

吴世勋迷迷糊糊的,动了动嘴唇。

吴亦凡见弟弟有了回应,高兴坏了,缓缓地抬高水瓶,珍贵的药物缓缓流入吴世勋的口中。

给弟弟喂完药水,吴亦凡又用凉水洗了毛巾敷在了吴世勋的额头上。

做完这一切,吴亦凡才简单地擦拭了身上的血迹,条件艰辛,药物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奢侈品。

“快醒过来吧,世勋。只有你醒过来,才能把我的黑暗驱走。”吴亦凡坐在吴世勋身边,静静地看着他安静的睡颜,喃喃道。



“哥,哥!你怎么了?醒醒,哥,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哥!”

睡梦中,吴亦凡感觉到自己好像被什么大力地晃动着,耳边阵阵呼喊,昨天筋疲力尽不知不觉坐着也睡着了。
谁的声音,是世勋吗!

吴亦凡连忙睁开了双眼,看到眼前被放大的弟弟的脸,惊喜地双手抓上了吴世勋的肩膀。

“世勋,你终于醒了,还发烧吗?还难受吗?”

“哥,我没事了,倒是你,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昨儿我喝的东西,你是不是去抢了。”吴世勋满脸责备地质问着吴亦凡。

“世勋啊,哥看你几天发烧都不见好了,就…”吴亦凡放下了双手,偏过头,双眼躲避着吴世勋的视线。

“哥啊,我不值得你这么做啊!我是卑微低贱的孩子,可你不是啊!就因为我救了你吗?只是刚巧碰到了而已啊!你死了,我这条命也赔不起啊!”吴世勋双臂一把搂住了吴亦凡的脖子,头埋在臂弯里,大声地哭了起来。

“你,你说什么呢,你哪里低贱了!在我眼里,你就是最重要的。这些年,若不是你一直陪着我,我根本活不下去。就算我以前的身份特殊,但是现在的我已经和你一样了,你就是我的弟弟,就是我要拿命疼的弟弟啊!”

吴亦凡拉开窝在自己肩头上的吴世勋,眼睛直视着吴世勋已经哭红了的双眼,郑重地说出,像是誓言,“所以,世勋啊,不要再说这些话了,好吗?”

吴世勋从吴亦凡的眼睛里看到了不容的决绝,轻轻点了点头。

见吴世勋点了头,吴亦凡的嘴角才浮现出了笑意,忙把弟弟拉进自己的怀里,轻轻抚着小孩的背。

吴世勋在吴亦凡的安抚下,慢慢地闭上了双眼,安心地睡了过去。

吴亦凡见怀里的小孩没了动静,嘴角浅笑着把吴世勋轻轻放到了地铺上。

“好好休息一下吧,哥这就去工作,不能让吃饭没有找落。”

吴亦凡又看了看吴世勋的睡颜,拿起昨儿清洗好的外套,坚定地向着门外走去。

“世勋醒了,我也要努力干活了。”

因为弟弟的醒来,吴亦凡的内心再次充满了阳光,未来也许并不是那么糟糕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