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ikiri

他们相爱,到死为止。

迷雾散尽 生路篇

第四章

干净的上学郎,肮脏的MB。

相比起张艺兴鹿晗,边伯贤的命运就没那么好了。

外表的光鲜靓丽,只是为了遮掩内心的丑陋,表面上的笑脸相迎,只是为了更好的的生存。



身着光鲜,打扮招摇的男子慵懒的依偎在吧台角落里。看着比自己年轻的新来的男孩正在四处寻找客人,嘴角露出了嘲讽似的微笑。

边伯贤一饮而尽手上的红酒,从角落里出来,大步朝向对面沙发上坐着的男人走去。

这个男人是本市出了名的花花公子,男女都玩,但更偏好漂亮又成熟的男孩,自己就是被他一眼看中的,除了每日必须先伺候好他之外,自己也还能接别的客。不过就算不接别人,这位花花公子给的价也足够边伯贤花天酒地了。但是被这个地方污染了,有些东西总是会上瘾的嘛。

“小贤啊,过来做,你们几个下去吧。”孙默看到边伯贤走了过来,忙让开了一个空位,把绕在自己周围的男孩全部赶走了。

其中一个被赶走的男孩瞪了边伯贤一眼,不情愿的放下酒瓶离开了。

边伯贤对此毫不在意,小孩子嘛,不必斤斤计较。落座,边伯贤看到旁边沙发上好像坐着一个男人,自己从来没见过,长得还很帅嘛,有意思。

“小贤,这是我在国外的好友朴灿烈,认识一下吧。”孙默热情地向边伯贤介绍着。

“你好,我叫边伯贤,很高兴认识你,帅哥。”边伯贤轻浮地对这个叫朴灿烈的男人打了招呼。

“你好,边伯贤。”朴灿烈没有多说什么,拿起桌上的酒慢慢喝了起来。

“灿烈啊,你初来乍到没什么好招待你的,你也好男色,这小贤技术不错,今晚我委屈一下,就让他陪你吧。”

“嗯?那谢了。”朴灿烈不冷不淡地回应了,上下打量了一下边伯贤,点了点头。

“那行,住所我都给你找好了,这是钥匙,就是你要求的那个住址,明天你就可以搬去了,东西我让人都收拾好了。”孙默把钥匙放在了桌子上,“我家那老头子今晚找有些事。靠,真是扫兴,那我就先走了”

“嗯,谢了,你慢走,有空再会。”朴灿烈也起身,朝孙默点点头。

孙默笑了笑:“小贤,招待不好拿你是问哦。”

边伯贤窝在沙发里,举起了手中的酒杯,轻佻地回以微笑。

孙默看到边伯贤的回应,自己心里也是难耐,但是没办法家里还有一个老头子,只好快步离开。

朴灿烈看到孙默的背影消失在门口,便把身上的钥匙拿起装进了外衣口袋里,复又坐了下来。

“不早了朴先生,楼上请吧。”边伯贤把酒杯发下,起身,向朴灿烈发出了邀请。

看朴灿烈的外形,技术应该不错,今晚可以好好享受一番了。边伯贤难掩兴奋,伸手准备拉起朴灿烈。

朴灿烈轻轻躲开了边伯贤伸来的细白修长的手,脑海里浮现出了另一个人的手,也是那样白皙那样好看。

“上去吧,你对这熟,你带路。”朴灿烈起身看着边伯贤说道。

边伯贤没说什么,不着痕迹地收回了手,转身给朴灿烈带路。

真是有意思啊,对我没兴趣吗?那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你的自制力强还是我的诱惑力强。

反正夜还长,好戏才刚刚拉开序幕。


二人进了最好的一个房间,边伯贤轻车熟路地走向浴室洗澡,好不忘提醒朴灿烈:“朴先生,你也去清洗一下吧,下边乌烟瘴气的,带在身上很难闻的。”

朴灿烈听闻,进了隔壁浴室清洗了一下。

当朴灿烈从浴室里边擦着头发出来时,边伯贤早就吹好头发在床上等着了。

脱下招摇的衣服,洗掉脸上的浓妆,此时的边伯贤显得就像一个懵懵懂懂的大学生一样。无辜的下垂眼,细薄的嘴唇,配上柔软的身躯、细长的手指、白皙的皮肤,倒还真是个尤物。

对于其他男人,自然边伯贤对他们来说就是致命的毒药,有着无比的诱惑力。

但是遇到朴灿烈,就不一样了。

朴灿烈忽视了床上半躺着的边伯贤,径直朝那个完全可以当床睡的沙发走去。

“你今晚不用陪我,我对你不感兴趣。但是为了完成你家主人的任务,今晚你就在这睡一觉吧。”朴灿烈把擦头发的毛巾随意搭在了旁边的椅子上,拿起一旁的薄被,翻身躺在了沙发上。

“可是,我对你很感兴趣呢,朴先生。”边伯贤轻声下床,走到了躺在沙发上的朴灿烈旁边,慢慢蹲下了身。

这个男人可不能放过,这么好的猎物不品尝一下真的会很遗憾的。

朴灿烈听见近到耳边的声音,忙翻身,眼前便是放大了的边伯贤的脸,说实话是真的很漂亮,不是刚刚见面时艳丽的红玫瑰,倒成了纯洁的白玫瑰。

朴灿烈眼前不觉中浮现出了另一个人的面容,水润漂亮,小酒窝更显俏皮可爱。渐渐地二人的面容重叠,朴灿烈慢慢地贴近,两年没见了,自己真的太想念了,想立马拥住他,吻着他。

嗯?这种香味?不不,这不是他,他的味道永远是那么干净,有一股天然的奶香。这种就算洗过也掩饰不掉的浓烈香水的味道,是那个MB!

就算长得纯洁,可底子依旧是肮脏不堪的,不知被多少人玷污的MB!

边伯贤望见朴灿烈本应迷离的双眼突然闪现出了一丝厌恶,接着自己的下巴被狠狠地钳住。

“你...你干什么!放手!”边伯贤想挣脱这致命的钳制,可是下巴上的那只手却更加用力。

“我对你没兴趣!听明白了吗!这么脏,怎么能跟他比。滚!”朴灿烈大声吼道,钳住边伯贤下巴的手用力一甩,边伯贤便狠狠地撞到了床沿上。

“呲。”真发火了,让我滚就滚。边伯贤揉了揉被捏疼的下巴,起身长门外走去。朴灿烈是吗?你是第一个我搞不定的男人啊,好气啊~


朴灿烈见门砰地一声关上,拾起掉在地上的毯子,重新窝回到沙发里。那个MB躺过的床,我才不去碰,还是明天早些去新家看看吧。


这边,边伯贤出了房门,变得无所事事,决定回屋睡觉。
靠!我的衣服还在那房间里呢,算了,明早再去拿吧。话说,这男人真是痴情,他口中说的那个他是谁呢?好想见见啊。算了算了,管这么多干什么,还是赶紧回屋睡觉,困死我了~


“钟大,你不是在前台唱歌来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边伯贤刚打开自己房间的门便看到刚从浴室擦着头发出来的金钟大。

“我觉得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给老板说了,他就让我先回来了。正巧今天又新招了一个驻唱歌手,老板想让他试试。”金钟大回答着边伯贤走向了床边坐了下来,“那你这又是什么情况?”金钟大看着穿着一身浴衣进来的边伯贤问道。

“还能是什么情况。不想让我伺候呗~”边伯贤慵懒地伸了伸懒腰,然后径直摔在了床上。

“哟,是什么男人还能抵抗住你的魅力。”金钟大笑着说道。

“很帅的一个男人,可是他心里好像有人了。而且又是那个孙默让我伺候他的,不是他自愿选的我。”边伯贤把脸埋在了枕头里,闷闷地说。

“一个男人而已啦,要不今晚我陪陪你。”金钟大移步到边伯贤的床边,用手拍了拍边伯贤的后背。

“嗯?好啊。”边伯贤转了个身,伸手搂住了金钟大的脖子。

“一天没有男人陪,这么欲求不满啊。”金钟大低下头吻了吻边伯贤的唇角,双手慢慢褪下了边伯贤身上的浴衣。

“不要算完。”边伯贤撇撇嘴,收回了双手。

“开玩笑嘛。你的魅力可是无人能挡啊。”金钟大轻轻嗅着边伯贤的脖颈,伸出舌头缓缓舔舐着。

“嗯~”边伯贤敏感的身体被金钟大轻轻挑逗就缴械投降了,享受地承受着金钟大的爱抚,而那个叫朴灿烈的男人早就被抛在了脑后。


今夜看来是不会无聊了......

评论

热度(5)